首页 > 迪拜市场热点 > 中国赴埃及投资环境分析

中国赴埃及投资环境分析

核心提示:近年来,随着我国政府出台一系列鼓励走出去的政策措施,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不断加快。埃及是我国在非洲投资的重要市场,但两国近年来,随着我国政府出台一系列鼓励“走出去”的政策措施,我国企业“走出去”的步伐不断加快。埃及是我国在非洲投资的重要市场,但两国在政治、经济和社会制度上都存在着很大差异,加之自2011年初埃及爆发剧烈政局动荡以来,中企赴埃投资风险进一步加剧。通过对埃及投资环境的有利与不利因素进行分析,提出推动中埃货币互换和人民币双边结算;加强行业管理,鼓励企业“抱团”走出去;做好市场调查工作;推动本土化经营,慎重选择合作伙伴;加强员工教育和培训等,为我国企业赴埃及投资提供参考。

一、中国企业赴埃及投资现状

随着埃及投资环境的不断改善,中国企业和机构对埃及的投资兴趣日益浓厚。2005—2009年,中国对埃及的投资迅猛增长,年均增长率超过30%。据统计,2008—2009年,中国在埃及的投资规模位居首位,2010年中国对埃及直接投资额5022.6万美元,2011年为8278万美元,其中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6645万美元。截至2011年末,中国对埃及非金融类直接投资4.03亿美元,已成为埃及重要的投资来源国。

中国企业在埃及投资的领域主要集中于纺织、服装、箱包、文具和塑料制品加工等行业,以及一些基础设施和重大项目。中国还在埃及的苏伊士运河专门建立苏伊士经贸合作区,在这个区内有30多家中国企业进行海外集群式的投资和发展。

此外,中埃工程承包合作发展势头良好,合作领域不断拓宽,规模不断扩大。据统计,2010年中国企业在埃及新签承包工程和劳务合作合同27份,合同金额5.74亿美元,完成营业额11.71亿美元;年末在埃及劳务人数2200余人。2011年中国公司在埃及完成承包工程营业额1.2亿美元。2012年,多家中企在埃投资项目取得进展,其中包括中东地区最大的海上石油钻井平台“海洋一号”在苏伊士湾正式开钻;总投资达6亿美元的巨石玻璃纤维等项目得到稳步推进。

二、中企赴埃投资环境分析

(一)有利因素

1、专门的投资管理机构和优惠的引资政策

埃及专门负责投资管理的部门是埃及投资部和埃及投资总局(GAFI),旨在简化创办企业的程序、推介不同领域的投资机会、解决投资者的问题,为投资者提供更全面、更专业的“一站式服务”。埃及政府大力实施经济改革,努力吸引外资,先后颁布《投资法》《投资保障和鼓励法》及《经济特区法》,逐步建立健全投资法律法规;同时推出一系列包括政府层面、行业层面和基于地区的外商投资优惠和激励政策。

2、私有化改革带来诸多投资机会

2004年以来,埃及一直大力实施私有化改革,推动工业现代化发展,使诸多行业都具有投资潜力,特别是电信、石油、旅游、纺织等领域。

3、独特的区位优势

埃及地处中东地区中心,紧邻阿拉伯、非洲和欧洲市场,拥有世界贸易黄金航道苏伊士运河。埃及还与欧盟、美国、阿拉伯国家和非洲国家签署了多个自由贸易协定,对中东、非洲市场具有一定的辐射力,也是进入欧洲市场的重要枢纽。

4、对外贸易持续发展

近年来,埃及对外贸易持续发展,经济开放度进一步加大,如2005—2008年进口和出口贸易年均增速分别达34.57%和33.29%,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,2008—2011年虽回落至7.57%和6.08%,但仍高于同期世界平均水平。2011/2012财年,埃及外贸总额856亿美元,同比增长5.6%,其中,出口269.75亿美元,基本持平,进口586.7亿美元,同比增长8.4%。

5.中埃双边经贸互补性强

近年来,中埃经贸合作取得丰硕成果,双方经贸关系不断深化,埃及成为中国在非洲的第五大贸易伙伴。据中国驻埃及使馆经商参处数据显示:2010年双边贸易总额69.6亿美元,同比增长18.8%;2011年为87.9亿美元,同比增长26.3%;2012年为95亿美元,再创新高。中国向埃及主要出口商品包括机械器具、针织或钩编的服装及衣着附件、车辆及其零件、钢铁制品、塑料及其制品、有机化学品等;自埃及主要进口商品包括矿物燃料、泥土及石料、棉花、塑料及其制品、无机化学品、铜及其制品等

(二)不利因素

1.政局动荡严重

2011年以来,埃及发生30多年来最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游行,政局一直处于动荡之中,部分民众和各反对党要求取消新宪法、组成具有广泛代表性的能够拯救政府、改善经济与民生、恢复秩序与安全、反对国家“穆兄会”化,甚至要求总统下台的呼声不断。局势是否能够最终得到控制,仍是摆在埃及政府面前亟待解决的难题。

2.法律对用工、投资形式和领域存在限制

埃及法律对于外国公司雇佣当地员工有强制性比例要求。埃及159号《公司法》规定公司雇员中埃及人的比例不得低于90%,管理人员不得少于该类雇员总数的75%。与计算机相关的产业中,埃及法律规定,60%的高级管理人员必须是埃及人。除高新技术企业外,一般企业均较难获得劳工长期签证,无形中加大了中国企业进入埃及的难度。

埃及政府规定外商只能以合资的形式成立建筑公司,且外资股权不得超过49%,非埃及员工在公司里的比例不得超过10%;在埃及开办超市和连锁经营要经过特别委员会审批通过;只允许埃及人注册从事投标业务的商业代理;不允许外国投资者进入棉花种植业。在计算机服务领域可以允许存在大量外资,前提是该服务是某个大型商业模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同时也能使埃及本国获益。

3.经济复苏缓慢

2008—2012年,埃及GDP由7.2%降至1.89%。受制于经济发展前景黯淡,埃及失业率急剧攀升。2012年埃及失业率为13.5%,其中青年以及大学应届毕业生的失业率高达30%,2013年更可能增至24%。同时,埃及财政赤字也不断扩大,占GDP比重由2008年的6.8%升至2012年的11.3%,随着经济放缓带来的税收减少和经济刺激政策带来的财政支出增加,赤字水平将进一步恶化。更为严重的是,未来埃及经济很可能低经济增速并伴随高通胀,2009—2011年,埃及城镇CPI均维持在10%以上高位,虽然2012年7月已回落至6.4%,创6年来最低,但10月份又升至6.7%。此外,居高不下的通胀率带来高融资成本,削弱了企业投资热情。2011年11月,埃及将隔夜存款利率、贷款利率和贴现率分别调整为9.25%、10.25%和9.5%后至今维持不变;固定资产投资已由2009/2010财年的2318.3亿埃镑降至2010/2011财年的2290.7亿埃镑。

4.埃镑贬值引发货币危机

2013年初,埃及货币埃镑大幅贬值并引发货币危机,使本已形势严峻的埃及经济面临更多的困难。2012年底,为节省外汇储备,埃及央行施行新的外汇管理政策,开始通过拍卖美元的方式来控制市场美元的供应量,触发埃镑大幅贬值,导致货币危机,如2012年12月31日,美元兑埃镑为1:6.061,到2013年4月5日2013年升值为1:8.8417,埃镑贬值率高达45.9%;同期人民币兑埃镑分别为1:0.9606和1:1.1021,人民币升值达14.75%,此现象虽然有利于降低中企赴埃投资成本,提升埃及出口竞争力,但会给中企带来巨大的会计风险和经济风险。

5.外债风险持续加大

埃及外债规模不断增加,由2008/2009财年的315.3亿美元增至2010/2011财年的349.1亿美元,超过外汇储备83.5亿美元,2012年9月降至334 亿美元,规模不容小觑。

6.外汇管制严格

从2003年上半年开始,埃及对出口企业实施强制结售汇制度。旅行社和宾馆等可直接向游客收取外汇,而不必事先将美元兑换成埃镑后进行结算;出口商、旅游收汇单位等必须将外汇收入的75%卖给银行。因此,在现行外汇管理体制下,在埃投资项目,进口原材料所需用汇和企业利润的汇回存在较大的困难。

三、中企赴埃投资的风险防范措施

(一)推动中埃货币互换和人民币双边结算

目前,埃及汇率波动较大,不利于企业赴埃投资和跨国经营。因此,中国政府应积极推动中埃货币互换、双边人民币结算等方式,降低汇率风险。

(二)加强行业管理,鼓励企业“抱团”走出去

各行业协会应加强对本行业的管理,强化企业间协作,鼓励同行业企业通过“抱团”走出去共同赴埃投资,即实施集群式对外投资战略,以增强中方企业对埃及投资风险的抵御能力。

(三)做好市场调查工作

中企在制定赴埃投资决策前,应密切关注埃政局动态和经济改革变化趋势,对投资项目进行详细调研、充分论证和科学评估,并善于发现、降低、控制和管理投资风险。可与已在埃及投资的企业建立联系,在已形成工业网的地区投资,比如苏伊士经贸合作区,以抵御开拓新市场带来的风险。

(四)推动本土化经营,慎重选择合作伙伴

目前埃政治风险较大,企业可采取本土化经营策略,如建立合资合作企业,充分发挥合资方在抵御政治风险中的作用;但要慎重选择合作伙伴,如虽然埃鼓励中小企业发展,但其资信状况参差不齐,带来的经营风险也不确定。因此在进入埃及市场前,应做好可行性研究,选择信誉过硬的合作伙伴,确保顺利建厂投产,避免造成损失。

(五)加强员工教育和培训

鉴于埃及工人劳动生产率和技术化程度较低,企业在投资经营的过程中应注意加强员工培训,以提高其生产效率和技术水平,为企业创造更多利润。另外,由于当下埃及政局时有动荡,投资活动政治风险较大,企业在做好必要防范措施的同时,还应加强员工的安全知识教育,保障企业人员安全。